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章庆 的博客

寒疆果都双柳河 魅力湿地长林岛 黑龙江宝清五九七农场欢迎您

 
 
 

日志

 
 

四十年的情缘 三十年的离别——北大荒我们回来了 (陈章庆撰稿报道)  

2009-09-15 14:48: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十年的情缘 三十年的离别——北大荒我们回来了 (陈章庆撰稿报道) - 陈章庆 - 陈章庆 的博客
 
四十年的情缘 三十年的离别——北大荒我们回来了 (陈章庆撰稿报道) - 陈章庆 - 陈章庆 的博客
 
      2009年是我们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九团四十周年,8月中旬,我和妻子及战友黄义扬、陈肖洁夫妇一行四人坐上了北上的56次列车,去回访离别三十年的第二故乡——现今的黑龙江省五九七农场。列车在广袤的东北大平原上疾驰,这时我的思绪已经回到了四十年前的6月15日:这一天,北火车站上人声鼎沸,又一批知识青年将响应毛主席上山下乡的号召奔赴祖国的北疆,我挥动着手中的红宝书,向前来送行的家人和同学告别,随着汽笛长鸣列车徐徐开动,这一天也成为我走上社会,走向生活,为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迈出的第一步。这一步,我们跨越了整整十个年头,连队在我们的建设中发展前进;个人也在党和组织的教育培养下成熟成长。连队的土地从200多亩发展到21000余亩,自己也从一名普通的兵团战士,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担负起连队领导职务,随后也恋爱成婚,安家立业,儿子就出生在黑龙江。妻子小张是北京知青,她是连队的卫生员,曾为十多个小孩接生,如今这些北大荒的第二代人都已三十开外,大都成家立业有了自己的下一代,很多人还来到北京上海等地工作。尽管我们最后还是离别了北大荒,三十年过去了,但是与黑土地四十年的情缘,始终魂牵梦绕在我们的心中,几度梦回北大荒……

一声汽笛长鸣,火车经过三十多个小时的运行到达了终点站——哈尔滨。站台上,哈尔滨知青战友早在那里等候,这一夜我们谈得很晚很晚。第二天,我们游览了哈尔滨的中央大道、防洪纪念塔、太阳岛公园,参观了孔庙和索菲娅大教堂,晚上和曾在连队工作过的哈尔滨知青一起团聚。团聚会上,我们展示了带去的十五块展板,上面有我当年在连队拍摄的老照片,有三十年来上海和北京知青团聚活动的新照片,大伙面对老照片浮想联翩,思绪又回到那激情燃烧的岁月;看着新照片大家都在仔细地辨认着,还能认出几位昔日的战友,他们现在好吗?在团聚的欢声笑语中,我们仿佛又年轻了几岁 ……

客运大巴在开往农场的高速公路上疾驶,我们将在六个半小时后到达五九七农场场部。可惜客车在福利屯高速公路收费处被堵了一个多小时,让在客运站迎接我们的老同志好等了一阵。车站上,一张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一句句乡音未改的问候,刘指导员、吴医生来了,杨德长、侯洪胜、彭广生夫妇来了,很多退休后居住在场部的老同志也来了。“五九七”我们终于回来了,我们要展开双臂拥抱黑土地,呼吸那大自然清新的气息。是啊,黑土地见证了我们的辛勤劳作,黑土地见证了我们的成长历程,黑土地见证了我们的热血青春;她分享了我们的欢乐,她分担着我们的伤痛,她更给了我们一种力量,为此我们和黑土地结下了一生的情缘。

 五九七农场,位于完达山北麓、三江平原南缘的宝清县境内,是以中国人民解放军预备四师的代号“○五九七”命名的。1956年,“0597”师全体转业官兵到宝清县建立农场,归八五二农场领导,编为第三分场,后在1959年,划归合江农垦局领导,改名为“五九七农场”。1968年6月,成立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将五九七农场编为第三师第十九团。1976年2月,撤销生产建设兵团,恢复农场体制,仍称五九七农场,今年是“五九七农场”成立五十周年。这些日子,场部到处可以看到迎接场庆的情景:水泥大马路两边的人行道正在铺设彩色地砖,公共建筑物上也悬挂了宣传横幅;傍晚人们可以看到一支支队伍,有的在跳健身操,有的在练扇子舞,据说都是为场庆作准备;听杨德长说,在场部五中教音乐的二女丽君,这些天也忙的不亦乐乎,应邀在外帮助各单位排练节目。夜晚,场部主干道两侧的建筑物上也有了霓虹闪烁。

第二天上午,我们邀请所有曾在27连工作现居住场部的老同志,到五中多媒体教室欢聚。四十年的情缘,三十年的别离,今日相聚,人们在辨认中相拥,在问候中哽咽,此时此景为之动容。大家争相观看我们带去的展版,仔细辨认着自己所熟悉知青的身影,不断地询问着他们的近况。团聚会开始后,我们首先为大家播放了反映连队知青情况的照片和录像资料。当大屏幕上出现三十年前,有我拍摄的一百多张记录连队生产生活的老照片时,人们为之震动,思绪又回到了当年和知识青年一起艰苦创业建设连队的一幕幕;当大家看到上海知青向身患重病的哈尔滨知青迟茂勇募捐时,老同志们为上海知青的义举所感动;在录像中,大家看到了当年和自己一起共事的知青战友的音容笑貌,尽管岁月流逝容貌有所变化,但通过大屏幕下方字幕提示对照,以及主持人的讲解,人们还是能辨认出自己熟悉的身影;当得知上海知青陈伟胜、王敏、王远福、施建栋、王全猛和哈尔滨知青郭丽珠、宋振新、迟茂勇等人不幸过世的消息,大家都为之惋惜。会上,刘君祥、刘元兴两位指导员,崔明义、张儒放、吴耀麟三位医生相继发言。我们也向刘君祥指导员赠送了有连队老照片组成的纪念镜框。中午,我们在阳光大酒楼安排老同志聚餐。大家举杯为四十年的情缘、三十年后的相聚,为老同志的健康长寿,为我们的友谊长存干杯!下午,我们参观了场部的街景、办公大楼和医院,看了正在兴建的商品住宅楼,听老同志说这几年农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特别是在公共设施的建设上有了很大的改善,去年修通了去长林岛的水泥路,交通更加便捷了。随后我们游览了场部园艺队的果园和采摘园,看到了漫山遍野的果树,硕果累累,风景这边独好。最有意思的是,我们来到养鹿场,正好看到专业人员在为梅花鹿割茸,只见一只梅花鹿在麻醉剂的作用下慢慢倒下,专业人员用消过毒的钢锯迅速锯下一对鹿茸,并连茸带血一起装进塑料袋。据行家说这种新鲜的血茸经过简单处理,可以用高度白酒浸泡入药效果最好。

明天,我们就要去长林岛,到曾经工作和生活过十年的连队,看望离别了三十年的老同志,这么多年来那里发生了哪些变化?我们曾经住过的家属房还在吗?能否见到妻子接生过的小孩,他们好吗?……,今夜难以入眠。

面包车在宽阔的白色水泥公路上行驶,路旁的参天大树在车窗两边疾速闪过,远处广阔的田野里到处是大片的玉米、大豆和水稻,映衬在蓝天白云下,太漂亮了。汽车在长林岛门楼前稳稳地停住,我们下车后,仔细观看门楼上的文字:中间是“挠力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国际中学生环境教育基地”,两边是“物宝天华大荒人、碧水绿地长林岛”。长林岛自然保护区1990年经黑龙江省国营农场总局批准成立,1997年经黑龙江省人民政府批准晋升为省级自然保护区。2002年7月与雁窝岛、七里泌等自然保护区一起经国务院办公厅批准晋升为挠力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面积为17533公顷。我们在门楼下合影留念。汽车继续前行,经过25连,就进入我们连队的地界,公路两边清一色的水稻田,一望无边,地号之间的防风林也郁郁葱葱颇为壮观。当年我们在连队公路两边种植的杨树也已经成林。我们的汽车还没有到,在连队居住的老同志早在连部等候。王吉富、王希文、吴桂池、曹希云、张广岭、邓学林、王修德、赵云开、支振千、范学义等老同志都来了。在连部的活动室里,我们一起交谈,一起回忆,一起观看带来的展版。王希文、王吉富在老照片中找到了当年的自己;邓学林看到四个儿子小时候的合影照,他感慨万分,如今四个孩子都已成家立业、事业有成,老大邓春秋在哈尔滨工作,其他三个都在连队承包水稻田。这次春秋知道我们回访,特地从哈尔滨赶回来,陪同我们。在连部门口我用照相机为邓家四兄弟重新拍了一张三十年后的合影。在连队,我们参观了农具场、晒场、家属区,看了正在兴建的占地300多平方米的连队办公楼。据张清林队长介绍,目前连队共有人口685人 ,184户;耕地30080亩,其中种植水稻21000亩,占69.8%;私人拥有各式胶轮拖拉机72台,小型谷物收割机35台,水稻插秧机100余台,农田生产全部实现了机械化;随着私人农机具的增加,这几年里农具场将扩建至21000平方米,由于粮食不断增产,水泥晒场也将扩建至15000平方米。去年,连队的高产水稻还获得农业部颁发的“创建高产寒地水稻世界第一”称号,亩产达到940公斤。新建的办公楼,也将设卫生所、老年活动室、工会之家、电脑信息室等设施,方便职工家属使用。现在连队所有的土地都已由个人承包,承包人只需每年支付相应的土地承包费外,一切生产均有个人经营。家属房也由个人买下,成为私房。当年我们的男女集体宿舍、食堂连部等五栋共用房,除一栋现为连部、卫生室外,其余都由个人购买成了私房。连队内的主干道已铺设成水泥马路,但通往各家属房的仍是土路,晚上没有路灯。

中午,连队支部书记范胜炽派车将我们和老同志接到四分场场部参观并聚餐。在长林岛纪念碑下我们合影留念。下午,我们驱车前往七星河湿地保护区和挠力河湿地保护区参观,登上十多米的观察塔,一望无边的小叶障和芦苇覆盖在整个湿地上,远处还能看到鸟禽飞翔的身影。据行家说,长林岛自然保护区位于三江平原腹地,是世界上极为重要的内陆湿地,沼泽系统完整,代表性强。区内国家一级保护鸟类丹顶鹤的数量占全世界的 10%,濒危鸟类达全世界的1%。长林岛自然保护区引起国内外有关人士的高度关注,1994年以来接待了来自国外、国内的专家代表团28个,日本海外协力基金会与国际鹤类基金会无偿提供技术与资金援助,使其的保护与建设走上了规范化的轨道,得到有关部门和专家的充分肯定。长林岛自然保护区还与俄罗斯穆拉维自然保护区签订了“中俄中小学生环境教育(夏令营)交流”项目,现已分别在两地成功地举行了“中俄中小学生联合夏令营”活动。回到连队,我们又到家属区走访,正好看到老职工郭秀祖的大女头郭香莲,带着她三十多岁的小妹来见我的妻子,她告知妹妹当年就是张姨为你接生的。妻子小张好一阵惊喜,她用双手紧紧握住小妹的手久久没有松开,是啊,这双手曾经让十多个生命平安而温馨地来到这个世界,我赶紧拿起照相机为他们留下了这最珍贵的一刻。我们还来到当年曾居住过的家属房前拍照留念,当年儿子就在这里出生。吃完晚饭,我们来到老职工王吉富家走访,正赶上了他们全家在观看我们赠送的录像光盘,36寸的液晶电视机上 正在播放我的老照片,当老王身穿补丁衣裤,手握捅锹挥土排水的照片出现在屏幕上时,全家人高兴地欢呼起来。老王夫妇生有四男一女,现都已成家立业,并均在连队承包土地种植水稻,收入颇丰,可谓小康之家。据老同志说,这几年农场将以前的家属工划归为大集体,这样一来家属也有了退休金,尽管每月只有六七百元,但基本生活有了保障,大伙非常高兴,感谢党和政府的关怀。

相见不易离别难,暂短的几天我们又要分别了。离开长林岛和场部的那一天,老天下起了大雨,在送别的人群里我们又见到了那么多熟悉的身影,雨水与泪水交织,依依惜别之心久久不能平静…… 。再见了,长林岛;再见了,“五九七”;再见了——我心中永远的黑土地。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