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章庆 的博客

寒疆果都双柳河 魅力湿地长林岛 黑龙江宝清五九七农场欢迎您

 
 
 

日志

 
 

《刘保管员》—— 我曾经的记忆文章 (陈章庆摄影报道)  

2013-07-23 17:29: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保管员》这篇作文习作,是我81年回沪后在机关文化补习时写的记叙文,但个中的人物原型就是我们连队的刘兴群老职工。由于刚刚回沪,对当年连队的生活还是记忆犹新,比较真实地反映了农场连队的生产情况,比如对小麦种子的品种、留存要求等等,还是比较熟悉,有一定的生活基础,能体现当时农场生产的真实性。今天我把他作为回忆文章发到网上,并配上我当年拍摄的照片,以纪念我们知青去农场45周年的纪念吧!

《刘保管员》—— 我曾经的记忆文章 (陈章庆摄影报道) - 陈章庆 - 陈章庆 的博客
   照片是利用晒场的探照灯用慢速度拍摄,人物有些虚了,但体现了当时的现场感。

                                             《刘保管员》

北大荒的盛夏,正值麦收时节。一天下午,我随总场麦收工作检查组,来到长林岛27连检查晒场管理工作。

汽车在晒场门口停下。首先映入眼睑的是一片热气腾腾的繁忙景象:晒场中间的两个晒格上,四匹骠悍的改良马拉着推板,在四个小伙子的吆喝下,正翻晒着小麦;一边两台扬场机在“突突”欢唱,一群姑娘一边喂入,一边清扫,不停地忙碌着;南面晒格上,十多个职工家属拿着木掀、推板,正在抢卸刚从地里运回来的麦子,累得满头大汗;北面一个格上,姑娘们和小伙子共同配合,灌装的灌装,装车的装车,正在上交商品粮。四个晒格上的工作井井有条,给人一种紧张而又愉快的感觉。

来到晒场,我们找了一个正在扬场的姑娘打听保管员的去向。“哎呀,刘保管刚才还在这里帮助修扬场机的,他可是一个闲不住的人,既是粮食保管员,又是晒场总指挥,现在还兼了机修员,样样事情他都管”,姑娘想了一下又说:“对了,刚才听说北面格上的装车机坏了,他准去那里了。”我们随着姑娘手指的方向,来到装车机旁。这时,保管员老刘正从装车机下面钻出来,手里拿着沾满油污的活动扳手和螺丝刀。他四十开外,中等身材,头上戴着一顶褪了色的旧军帽,红里透黑的四方脸膛,浓眉下两只眼睛炯炯有神,鬓角两边长满了落腮胡子,可能由于麦收忙顾不得修理。他见我们来了,憨厚地微笑着,放下手中的工具,操着浓重的胶东口音和我们打了一下招呼。当我们说明来意后,老刘高兴地说:“欢迎上级检查工作,我们的工作做得不好,希望多提宝贵意见。”

在老刘的陪同下,我们首先检查麦种留存情况。晒麦棚里,两排新旋起的园囤,都是明年的麦种,囤上全部盖上了芦席,并用麻绳捆住,防止麻雀祸害;一根根测温粮探深深插入囤子的中部,随时可以检查屯内的温度;地上打扫得干净利落,几乎看不见有散落的粮食。老刘不停地给我们介绍着:“这四个囤是早熟品种垦149,今年连队为了保存好种子,收获时全部采用割晒,拾禾的方法,上场后只扬了两次水份已达到13%,破碎率只有2%,明年计划种六千亩,已留足120吨。那边二个囤是克坚,……。”我完全被他如此熟悉业务的讲解和眼前看到一切所折倒,真不愧是一位行家里手。

接着,我们来到一排排已经灌好粮食的麻袋前,用粮探检查商品粮的质量。这时,我突然发现老刘朝着一个刚灌满粮的袋子跑去,我好奇地跟了过去。只见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小团麻线和一根麻袋针,然后半蹲着身子,一针一线地缝补着麻袋角上一个不起眼的小窟窿。他见我过去了,就笑着说:“现在我们连队打的粮食越来越多,今年估计能上交一千多吨商品粮,要装一万多条麻袋才能运走,就这些不起眼的小漏洞来说,如果不注意,浪费也是不小的。前天中午休息,我们晒场干活的同志算了一笔帐,一条麻袋撒掉一两,就要浪费一千多斤粮食。”“是啊,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你们的工作做得真细。”我和老刘边说边拣着撒落在地上的麦粒,这时,我仿佛感到手中的麦粒变得越来越沉。

我们按照总场的规定,逐项检查了晒场管理工作,大家感到满意,异口同声“啧啧”称赞。临分手时,正巧来了一辆送化肥的汽车,只见老刘转过身去,一边招呼几个正在灌装的小伙子,自己却一个箭步跳上车,指挥汽车开到化肥堆放处卸车。

这时,夕阳已把天边染得通红,我站在归去的汽车上,凝视着老刘肩扛化肥袋卸车的身影,似乎一个高大的形象在自己的心目中耸立起来,越来越大……

                                                                                                              陈章庆写于1981年

《刘保管员》—— 我曾经的记忆文章 (陈章庆摄影报道) - 陈章庆 - 陈章庆 的博客
 

《刘保管员》—— 我曾经的记忆文章 (陈章庆摄影报道) - 陈章庆 - 陈章庆 的博客
 土晒场经常因为天气干燥出现裂缝,连队会组织义务劳动,发动大伙挑水泼浇以消除开裂。照片真实记录了当年的情景。

《刘保管员》—— 我曾经的记忆文章 (陈章庆摄影报道) - 陈章庆 - 陈章庆 的博客
   当年的上海知青在晒场合影留念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